绣春园

一支老茧的粗手捧着一张精致的纸,上面印着几个特别显眼的大字——录取通知书。老人移开深邃的眼眸脸上挂满了笑容看向自己的女儿——绣春说:“我们村终于又出了一个大学生”。

延绵的山脉被一条线连接着,线上有一个黑点在移动,直到县城,绣春下了班车又上火车。

三天里老人都来村口候车牌这转一圈后回家。这是他和女儿离别的地方。一场雨后,路边一处水泥破碎的地方被冲出许多沟沟坎坎错综复杂像从远处看的北京城街道和房子起落连绵。

北京师范大学新生报到处,一个女孩提着大包小包在人群中流程单上写下自己名字——绣春。

很快到了第二个学期,绣春在同学中升级了几个闺蜜。

一间包箱内一个头发批肩的女孩叫园园,是绣春的闺蜜,今天刚好是她的生日。而她旁边坐着一个清秀的男子是她男朋友,是工地的头目,常给园园送手表、项链,绣春见过几次。另一个座位是一个光头的胖子,脖子挂着一条粗大的金项链,被豉起的啤酒肚称着。

园园的男朋友倒是长了一张能说会道的嘴吧,把两个女孩哄得嬉笑连连,光头男子也是从旁辅导。都渐渐放下了戒心,本不喝酒的绣春也是敬酒一圈。

阳光旅行社一个光头的胖子抱着一个醉酒迷糊的女孩进入房间,在黑暗中演绎了一场恶梦,当绣春醒来的时候浑身酸痛,甚至还有一片血迹,疼痛从绣春的身体传到心里,两行热泪无声滚下。她完全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但人去楼空,剩下无尽的后悔和自责以及怨恨。

“绣春,老师叫你回答问题呢”同桌用手肘推了推绣春,老师已经气得脸发红,叫了半天没反映。绣春完全失了神,那场恶梦一起缭绕在她心头,让她恐惧,晚上更是睡不着。

深圳龙华汽车站正在大量招工,中央的通道中,一百多人的队伍里,一个白T一支老茧的粗手捧着一张精致的纸,上面印着几个特别显眼的大字——录取通知书。老人移开深邃的眼眸脸上挂满了笑容看向自己的女儿——绣春说:“我们村终于又出了一个大学生”。

延绵的山脉被一条线连接着,线上有一个黑点在移动,直到县城,绣春下了班车又上火车。

三天里老人都来村口候车牌这转一圈后回家。这是他和女儿离别的地方。一场雨后,路边一处水泥破碎的地方被冲出许多沟沟坎坎错综复杂像从远处看的北京城街道和房子起落连绵。

北京师范大学新生报到处,一个女孩提着大包小包在人群中流程单上写下自己名字——绣春。

很快到了第二个学期,绣春在同学中升级了几个闺蜜。

一间包箱内一个头发批肩的女孩叫园园,是绣春的闺蜜,今天刚好是她的生日。而她旁边坐着一个清秀的男子是她男朋友,是工地的头目,常给园园送手表、项链,绣春见过几次。另一个座位是一个光头的胖子,脖子挂着一条粗大的金项链,被豉起的啤酒肚称着。

园园的男朋友倒是长了一张能说会道的嘴吧,把两个女孩哄得嬉笑连连,光头男子也是从旁辅导。都渐渐放下了戒心,本不喝酒的绣春也是敬酒一圈。

阳光旅行社一个光头的胖子抱着一个醉酒迷糊的女孩进入房间,在黑暗中演绎了一场恶梦,当绣春醒来的时候浑身酸痛,甚至还有一片血迹,疼痛从绣春的身体传到心里,两行热泪无声滚下。她完全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但人去楼空,剩下无尽的后悔和自责以及怨恨。

“绣春,老师叫你回答问题呢”同桌用手肘推了推绣春,老师已经气得脸发红,叫了半天没反映。绣春完全失了神,那场恶梦一起缭绕在她心头,让她恐惧,晚上更是睡不着。

深圳龙华汽车站正在大量招工,一楼里的中央空地上,一百多人的队伍里,一个穿白T恤,短牛仔裤的女孩,嚼着口香糖,此时的绣春,早已离开了学校,开始新的生活。

电子厂的生活已经过去半年平淡无味,机械式的动作似乎忘记了双手,下班时的酸痛才能感到真实,这显然也不是绣春想要的生活。

《汇海休闲会所》大堂中站立着七名女子,绣春和前同事青青带着忐忑的心情站列其中,这是一次大胆的尝试!